神秘机构靠信用卡逾期敛财, 大肆叫卖“停息分期”服务

帮你摆平银行!神秘机构靠信用卡逾期敛财,大肆叫卖“停息分期”服务,“协商剧本+导演”一条龙

信用卡账单逾期,欠款还不上,着实是件令人头痛的事。

“之前做生意信用卡透支了几万元,现在生意失败,分文无收。即便重新工作了也没有那么快偿还,已经逾期3个月了,怎么办?”一位网友在某在线问答平台上的提问,引出一连串关于信用卡逾期协商等方面的“出谋划策”

这些“出谋划策”背后的主体,大部分为信用卡逾期协商、停息分期代理人及债务咨询、协商机构等。记者通过调研发现,当前,涉及“逾期协商”“债务重组”“债务规划”“负债管理”“停息挂账”等关键词的广告在诸多社交媒体和电商平台“满天飞”。

比如,中国证券报记者以“逾期协商”为关键词在某电商平台搜索,类似的服务不胜枚举。

对于这些代理和中介机构的合法性,有律师和银行业人士表示,目前或处于灰色地带。

团队化运作

“你好,我有1万块钱逾期了,想问问咋办逾期协商。”

“把你想要咨询的和当前债务情况简单列给我,比如各个银行或者各个平台分别还欠多少;逾期多久了、逾期原因;目前诉求是什么,遇到什么情况,想要解决什么问题;自己目前情况,是否有收入来源、每月还款能力。”

这是一组记者和信用卡逾期协商代理机构客服的对话。

记者了解到,多家类似的机构介绍,可帮助逾期用户停催、分期,甚至可以实现零违约金、零手续费,只需归还本金。一些代理人自称“债务规划师”,个别“债务规划师”已成网络大V,在某社交媒体上的粉丝量超过50万。

在电商平台,这样的“服务”同样火热,有的服务月销已超1600件。这类“服务”通常打着帮助逾期持卡人“上岸”的旗号进行兜售。

有商家称,已成功帮助协商超300例,处理周期一般在3-15个工作日,个别“难缠”的银行或需一个月。“X行难说话”“X行效率最慢”“有的小地方没这个(停息挂账)业务”……一些代理机构摸清了不同银行的风格,还梳理了各银行逾期还款条件和分期还款利率。多家银行的信用卡均在这些代理机构的业务范畴之内。

据了解,此类代理机构很多都已实现公司化、团队化运作,有的还冠以“法律咨询”“金融信息服务”等字眼。

某代理机构称,通常每三人组成一个团队,分别负责客户接待、财务和法务。

A:你们是有团队帮我?

B:一个信用卡是三个人给你服务。我是找客户,签合同是我们财务,之后是法务部的律师和银行谈。

A:全程不需要我和银行交涉?

B:什么都不需要,下了方案的话会给你打电话。你也不需要联系银行,你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,签合同之类的是你自己签的。签完之后我会把你的案子转入法务部,之后3天左右就差不多了。

B:专业团队,做不下来全额退款。出现任何问题我们承担,包括上诉、应诉、反诉。

A:你们做这个多久了?

B:你看一眼我们的营业执照。我们是疫情期间开始做的,因为疫情期间信用卡逾期的人比较多。

一些机构还发展“下线”,招聘代理、学员,声称可轻松月入1万-3万。

两大方式赚取“服务费”

“信用卡的话,都是可以搞停息挂账个性化分期的,最理想的结果是不再增加利息,目前欠款再分期最高60期。走这个途径,催收肯定停了,起诉也避免了,是止损和缓解的最佳途径。”某代理机构称。

据其介绍,帮助逾期持卡人停息挂账、实现“上岸”的方式大体有两种,一是安排委托专业律师顾问代理协商,二是指导协助客户按他们的流程步骤去操作,准备好相关材料和“剧本”,然后再申请协商,“两个方式都能稳妥搞定”。

“需要啥材料,剧本是啥”

“简单说,我们给你安排流程,你跟着执行,银行需要什么,我们也有给你安排。遇到啥情况,反馈,我们再教你应对”

据了解,“服务费”一般为欠款金额的10%左右,根据是否委托中介全程办理略有不同。

“委托的话,因为安排律师全程代理,费用高一些,需账单金额8%+500元材料费,视实际情况可优惠些。指导协助的,我给你提供话术和材料范本,你按流程走,遇到情况给我反馈,再教你应对,费用低一些,固定一次性1888元,只要是你名下的卡都包搞定。”某商家称,“若不签合同,便宜1000元。”

合同样本


上述代理人口中的“停息挂账”,与相关法规中“个性化分期还款”息息相关。

《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》第70条规定:在特殊情况下,确认信用卡欠款金额超出持卡人还款能力、且持卡人仍有还款意愿的,发卡银行可以与持卡人平等协商,达成个性化分期还款协议。

上述商家抓住的就是这一条。

商家通过“剧本+导演”一条龙服务,指导客户拨打发卡行电话并录音、每个月定存不误证明“还款意愿”、向当地监管部门投诉。某银行员工无奈地表示,其实这些“剧本”无非装可怜、表决心、投诉威胁。

信用卡逾期金额增加

此类代理机构的火热,也从侧面反映了信用卡逾期金额居高不下。

央行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918.75亿元,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.27%;截至今年二季度末,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54.28亿元,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.14%,分别高于2019年末的742.66亿元、0.98%。

目前,银行对此采取了差异化措施。民生银行一位评审部门人员表示:“停息分期还款这个口子不能开,逾期的人太多了,否则会没完没了。”

也有银行实行“软着陆”。华东某城商行信用卡客户经理透露:“我们也特别希望协商成功,虽然这样会增加很多工作量。因为不良率上升的话,银行和客户经理业绩都受影响。”

关于此类代理机构的合法性,目前尚未有明确结论。

“这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。从银行的角度来说,客户的信息资料含账户信息,是按照监管要求严格保密的。所谓的‘代理’并没有法律认可的代理关系,即便它得到了社会认可。代理账务规划的手段,几乎类似于‘医闹’。”某股份行信用卡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“代理机构除了手段极端以外,其要求也不尽合理。他们要求账务延期的时限基本都是监管的顶格,即5年且免除所有息费。免除下来的息费,如果是5000元的话,代理公司再去找持卡人,进行分成(要手续费),可能是2500元。”上述负责人表示。

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叶庚清表示:“目前看来,这类中介身份或处于灰色地带。有没有法律风险要看中介和银行的沟通,以及资料的真实性。”

北京市西城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其进行虚假承诺,那么就存在法律问题;如果市场上一些主体以个人身份做此类业务,则是不合法的。建议信用卡逾期用户慎重选择该种方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